如风,

当她成为习惯,我已无法爱上别人,

沉醉在风的声音里,

这世界,终于只剩我们;

 

如夜,

当她成为心情,我欣赏温暖的冰凉,

天国里,夜精灵在遥望,

看着我为她欢喜、为她悲伤。

 

如思,

当她成为信仰,我驶向最深的海洋,

爱上思潮的碧蓝,

我知道,她不是离开,而是指引方向;

 

如恋,

当她成为忧伤,我明白隔世的痛苦,

跨越千年的爱恋,

伸出双手,她却穿过了我的胸膛。

评论模块尚未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