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诗

破诗几首,聊以舒心

那年夏天,江南多雨

那年夏天,江南多雨
小蠡桥尖,我接过粉红的雨伞
后来深深思念那桥
于是捧着书走过
推着车走过
哼着歌走过
却再未能遇见

如风

如风,
当她成为习惯,我已无法爱上别人,
沉醉在风的声音里,
这世界,终于只剩我们;
 
如夜,
当她成为心情,我欣赏温暖的冰凉,

声音

街道嘈杂声,
房间钟滴声;
小巷死寂声,
钢笔沙沙声
挑衅声,
低吟声;
叫骂声,
啜泣声;
厮打声,
抽纸声;
鲜血飞溅声,
泪水滴答声;
警车鸣笛声,

侍卫与刺客

十面埋伏;你手中剑,与秀发共舞;指间汗,被鲜血凝固;剑长两尺,剑气无数;以一当十,凌波微步;生死相搏;月光刺眼,只剩你我对峙;剑起!凌厉划过,你喉前三寸;杀了你,也杀了我自己;剑落;你走,别问为何;明日午时三刻,侍卫与刺客,此生爱不得。

昨天

昨天,我翻开那本书,寻找你遗忘的笔迹,轻盈的指印,和书中你勾勒的箴言。昨天,我经过那段小路,回味你走过的香味,零碎的脚步,和路旁你喜欢的碧水蓝天。昨天,我对着屏幕发呆,温习你久未更换的签名,仅有的回复,和列表里你久未跳动的黑白。昨天,我看着手中的纸牌,想起你赢时的笑容,输时的平静,和纸牌上你握出的弧弯。昨天,我期待早早入睡,会梦到你白色的褶裙,蓝色的短袖,和枕边为你写满情书的便笺。

谁说

谁说一人不相遇?冥冥之中,屋檐外定有一场急雨。谁说一人不相聚?对着镜子,笑一笑,想起你万千思绪。谁说一人不相欠?扪心自问,曾经对谁的好视而不见。谁说一人不相恋?相隔千里,我们紧握手中的想念。

你我都一样

你我都一样,几年短暂的青春,虚度也罢,恋爱也罢,拼搏也罢,也总有再也跑不动,喊不出的一天;所以我们珍惜每一次相遇,每一点缘分。若相识四年,可再相知四年,相知四年便要相恋四十年。四十四个春秋后,温习回忆,有凄惨,有美丽。然后携手消散,寂静欢喜。

你啥时走

不断问,不断期望
我记不住还是不敢记住?
我在醉酒打呼梦呓,你走时,踏着路灯的暗淡;
我在办公空调惬意,你走时,迎着烈日的激扬;
我在杀闪顺手过河,你走时,似觉背井与离乡;
我在手机校内码字,你走时,群里落泪和冷场;
你走了,我措手不及,手机键盘太小,想说的太多;
你走了,我梦方醒,眼前太模糊,悲痛太清晰;
。。。。。。
你已到达,再发祝福,显得我矫情;
水远火近,时时刻刻念着,还是得等;
等重逢之日;
等相聚之时!
到那时,你已平淡,翻起相册才想得起你你我我;
到那时,我已成疯,只留你在记忆中。。。

斗酒十千

斗酒十千,我命几钱?穷困、潦倒,知音难觅知己难寻;反抗、挣扎,相见相识相知相随;半醉、半醒,醒时忧,醉时乐!相聚、离别,别时你我心如明镜;山盟、海誓,可笑誓言如纸轻谈;无情、有情,真真假假日久人心;青丝、白发,百年玉梳千年铜镜;

酒如刀

一刀,我梦几时醒,幻想追寻;十刀,似醉似清醒,抉择晦明;百刀,无意还有意,我知我心;千刀,命已危旦息,无怨无悔无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