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我回忆,元旦那天大家工作情绪高涨,效率奇高,下午六点,LT表示自己要赶在八点之前下班回家带儿子踢足球,紧接着大家纷纷跟风表达了自己要回家做饭,回家陪女朋友看电影,回家看育儿手册,回家抱媳妇儿等等五花八门的意见,然而我并没有随意表达自己的意见,因为我这种单身汉,回了家也没甚事儿可干,何况手里还有一个无比诡异的bug要修复,这可比高中写作文可难多了,虽然我背诵过很多教科书上都没有的唐诗宋词,而且自认为文学能力还不错,甚至还被安排来写这篇文章,但是这些诗词对于修复一个诡异的bug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

这样下去工作气氛太不利于我集中精神修复bug,于是我向大家传达了趁美国人还在睡大觉的时候好好工作,早日让祖国科技超越美国佬的伟大宏愿,而物理系出身的FMH立即表示了反对意见,他认为我们也会在美国佬工作的时候睡觉,因为地球是圆的,并且围绕太阳公转。实际上我认为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因为美国佬工作时候最喜欢喝咖啡打酱油,或者跟女同事调情等等,这个时候我们即使在睡觉,也是很刻苦的。然而我并没有反驳FMH,因为大家都知道,地球确实是圆的。

快七点的时候,我终于修复了那个比写高中作文还难的诡异bug,就在我娴熟打开内部讨论组,企图炫耀一番时,我收到了一封邮件,美国越狱团队发布了64位架构的完美越狱工具,所有iPhone5S都可以越狱了,也就是说iPhone5s这种64位操作系统的设备,也可以安装我们的百度输入法了。真是个振奋人心的新闻,然而等等,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因为这件事教给了我一个道理,那就是我们在工作的时候,美国佬也在工作,而且似乎比我们刻苦。但这并不是最关键的问题,关键在于我们的输入法并不支持64位操作系统。对于紧急情况,我们向来不啰嗦,根据竞争对手的反应,大伙得出了一个结论,我们必须赶在竞争对手之前适配iPhone5s。其实我并不喜欢“竞争对手”这么拖泥带水的名字,这显得我们很啰嗦,说“搜狗”岂非更简单,还可以少打两个字,但这依旧不是关键,关键是搜狗声称自己要比竞争对手优先适配iPhone5s,显然,我们绝不能让他得逞,因为我们也很不喜欢他们用“竞争对手”这么拖泥带水的词语来称呼我们,这显得很我们啰嗦。

要适配iPhone5S,就得修复程序中每一处的64位架构不兼容问题,输入法工程很浩荡,包含70万行代码,近100个不同大小的模块并且使用c/c++/oc/js/shell四种语言混写,这么引以为荣的评估结果,让每个人都激动的合不拢嘴。分配到20个模块之后,JAJ表示很兴奋,因为这次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吃外卖了,说不定大伙还会陪他一起吃。实际上我也觉得外卖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糟糕,我一直觉得里面的榨菜很好吃。但我们是仁义之师,不能让肚子里怀着小工程师的工程师妹子也吃榨菜,一个吃榨菜长大的孩子是没法成为优秀的工程师的。

排查64位架构不兼容问题,对于我们这种6个人有7颗心在思考的优秀团队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我们是仁义之师,不能让肚子里怀着小工程师的工程师妹子也通宵战斗,于是我们劝拥有两颗心的妹子回家休息。然而排查的任务量实在是很大,直到凌晨三点多,所有排查终于完成,进入自测阶段。其实我对这次紧急适配任务充满信心并且很期待,因为以前科比总是问别人有没有见过凌晨四点的洛杉矶,虽然我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但是还是觉得很厉害的样子。然而从今往后我也可以问别人有没有在微电子港四号楼见过凌晨四点的传奇广场,他们一定答不上来,因为从四号楼并不能看到传奇广场。

分模块进行自测和修复的工作进行到早上八点,我开始有点飘忽,站起来观察战友们,抖腿小王子JAJ居然没有抖腿,FMH冲的咖啡都凉了也没喝,LT面无表情,显然,每个人都非常困倦。其实我也应该冲一杯咖啡,喝下肚里,这样工作效率一定会提高一些,公司煞费苦心为大家购置了现磨咖啡机,不过我是不会喝咖啡这种刺激神经的饮料的,因为我不会用咖啡机,但我更不会去问FMH怎么用,FMH的精神也快到极限了,我怎么能让他知道我不会用咖啡机呢。

上午九点,适配iPhone5S的百度输入法越狱版终于发布,GQ查看搜狗官微,没有任何更新,可以确定的是,我们是首个支持64位架构的iOS输入法。

“还需要有人留守,追踪并处理用户反馈”

“是的呢”

“留守不用太多人”

“是的呢”

“所以我留下来,你们快回去休息”

“什么,GQ你要留守”

“是的呢”

 

评论模块尚未加载